甘忠荣
甘忠荣,成都人,196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现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后分在贵阳市省级机关工作。次年底因支援三线建设,怀着满腔热情到六枝特区(当时为矿区)。先在公安、后在法院工作。因有写作爱好,对法学和司法有研究兴趣。在任职期间,常挤时间侧重在法学领域向国家级和省级刊物投稿 ,幸被一再刊用。(京、津、沪、及本省)也多次接到出席全国性学术会议(法学方面)的邀请。相当一部份编辑部、出版单位来函联系将拙作收入所编丛书(如《中国跨世纪改革发展文献》等等)。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成都读中学时,由于受历史老师孙老师养鸽(外籍鸽;有“原环鸽”)影响,而养孙老师能飞数百公里的“洋鸽”。参加工作后,也时断时续养。养时,每年均高位获奖。(前十名;冠亚军也曾多次获过)也曾被选为鸽会负责人。因有养鸽爱好,历来又有留意搜集赛事报道、有关种、养、训以及研究信鸽文章、书、刊的习惯。作者养鸽,纯属中小学爱好的延续。参加工作后时断时养。 是娯乐型从不是重金引种。从未用高价买鸽。但在贵州高原,(王伟克先生称的:“不适翔地区”)育出了从武汉国家赛飞回六枝属千公里级的信鸽。(云、贵高原千公里难飞)在公棚,五百公里决赛也入围获奖。在本地也夺得过三关赛冠军(柳州至六枝450公里当日归;也是单关冠军;系该千公里雌之直女)。因故,还在献余热。  因长期从事法院工作,作了应作的工作,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笔者“为我国社会主义司法建设做出了贡献”,受到颁证表彰。  我国信鸽竞翔活动起步晚,尚处于初级阶段。与赛鸽强国存在巨大差距。(尚无一个举世公认的快速中、长程品系。这是历史条件造成的。)鸽界面临的历史任务是:我国如何由世界第一赛鸽大国迈入赛鸽强国。虽然任务艰巨、道路漫长。但不举步不行啊 。不才愿为此呐喊。就此打住 。      甘忠荣先生联系方式联系地址:贵州省六枝特区人民法院  或寄:贵州省六枝特区平寨镇文化路(加手机号会收到)邮 编:553400宅 电:(0858)5324623         手 机: 13885876696            Email: ganzhongrong@126.com 加入时间:2007-06-05
文章
633
人气
留言
212
首页 > 正文

评《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

时间:2021年02月05日    浏览:评论:2

          


                                           欲盖弥彰
             ——评《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
    竞翔网2月5日发表蒋夏宁先生《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文。    
      蒋先生称:近日,在中国信鸽竞翔网看到一篇《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危矣!——答南方周末记者问》(下面称《“危矣”》)的文章,该文标题的“立异”令笔者“刮目”云云。
      很可惜的是:蒋夏宁先生之作派,令人不敢恭维。
      根本问题有二。
      其一是:将中国信鸽协会过去历届领导正确指导下所取得的成就与邢小泉上台后所犯的方向性错误混为一谈。
    比如,他在文中说什么:1984年12月中国信鸽协会成立至今,经过30多年的发展,由当初几十个基层协会组织、几万名会员,每年发行两、三百万足环、常规比赛不到千场,发展到今天1160多个基层协会组织、会员人数超过40万,年足环发行量超2800万……1997年1月,中国加入世界鸽联后,加强了与世界鸽界的交往联系。………..
    这些,与本届以邢小泉为首的中国信鸽协会有何相干?
   蒋夏宁先生将过去中鸽协过去历届领导正确指导下所取得的成就能与本届中鸽协能混为一谈吗?不怕人笑吗?
    其二是:无视邢小泉将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
     现援引《答南方周末记者问》如下: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早在2016年邢小泉在“信鸽职业化改革让信鸽大国变成信鸽强国” 讲话中,便将所谓的“队式赛” 拔高到中国信鸽运动的“转折点” ,还声称:“带动了世界”给奖金过亿的承办单位鼓吹、打气,助推这种赛事!
   我在《切中时弊的好文章》一文中曾这样表示:就百鸽园、开创者办的队式赛,这明显是富人赛、是富人在豪赌!
   北京开创者2016年奖金4.5亿、一羽鸽王赢得3000万奖金和劳斯莱斯一辆是高雅的体育运动,还是豪赌?!而2016年一羽神奇小鸟(贵平何宾鸽舍的一羽环号为05568灰鸽)赢得奖金近亿元(包括轿车)。
     这种比赛成为有钱人、富豪比拼。这样的比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高尚情趣!
   十余年前,新周刊记者何雄飞将当时中国赛鸽出现的问题,称为中国赛鸽的隐秘“赌局”、“信鸽的翅膀沾上了黑金。”
    胡长根先生很忧虑的说:“鸽界很多人看到如今的赛鸽奖金心里也在发拺,这样发展下去怎么得了啊!”
   一位公棚董事长说:“当赛鸽运动与巨额奖金挂钩,并被大家在互联网里争相报道、吹得天花乱坠时,它的前景,已经危矣!” “明明是一项高雅的体育运动,却被一些急功近利的人硬生生扭曲成了赌博。” 真是快言快语。
   确实,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我曾先后发表文章指出:自邢小泉担任秘书长以来,中鸽协已将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犯了方向性错误。 
     就公棚赛奖金而言,2010年12月26日,北京市信鸽协会会员、《赛鸽天地》杂志副主编、黄剑先生(现中鸽协副会长 )在《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说:2009年中国公棚总数超过400家。中国公棚赛奖金总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
        那时,公棚奖金与北京开创者2016年奖金4.5亿相比,真是微不足道、小巫见大巫。
       原中鸽协秘书长杨曾秦女士在接受《科学养鸽》杂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中国信鸽会认为,信鸽运动应追求非盈利性而淡化对盈利的追求;因此,不推崇赛事奖金过高的信鸽竞赛;所以,在审批这类赛事时就比较慎重。有些奖金额过大的赛事,我们允许在一定范围内试行,而不希望对此类赛事进行广泛的宣传。”(何建民:《信鸽事业,我们共同追求──中国信鸽协会秘书长杨曾秦女士采访录》)
          2012年四月十三日上午,中鸽协秘书长扬树刚在接受罗汉说鸽节目组专访、题为《独家专访:中鸽协秘书长扬树刚对话鸽友》时,还强调:未来中国信鸽的发展精神传承更重要,应以精神文化为先导,淡化奖金博彩意识,强化赛鸽的精神文化、健身、娱乐功能。给老百姓提供精神寄托的方式。
      从本质上看,信鸽运动是娱乐、休闲活动。
     在信鸽发源地西欧,养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鸽友。鸽协是民间组织,没有政府机构参与。赛鸽赛得高兴、舒心。胜者理直气壮,输者心服。因为,他们赛鸽不是赌博。是一种高雅的休闲方式。
     安徽省孙洪全先生在《访问十年如一日热心奉献的海外第一人》一文(见2013-6-11 15:22:39《赛鸽资讯网》)中,曾描绘过他在荷兰见到的赛鸽景象: 六月访问荷兰,遍地鲜花开的无比艳丽。荷兰赛鸽爱好者们,每逢这个时节,就沉醉在愉悦中竞翔之中。同在一片蓝天去追求优胜鸽的身影,迎风飞驰而来的冠军鸽,是每个鸽友成功的梦想。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都能看见形形色色的赛鸽爱好者的多彩风姿。有衣妆楚楚的绅士,也有背书包的学生,更有白发苍苍的农庄老者,描绘出一幅充满活力的赛鸽景象。讲究的荷兰赛鸽人是经过历史、教育、习俗,熏陶出来的,与中国的赛鸽比赛相比,失去了博彩的味道。随处可以看到天空中来来往往穿越的赛鸽,让熟悉赛鸽的人仰望天空,呼吸着这里没有经过污染的新鲜空气,感觉到一种特别的亲切和轻松。 
        没有铜臭,这是我国应当追求的境界。
      但是,2016年邢小泉在“信鸽职业化改革让信鸽大国变成信鸽强国” 讲话中,将所谓的“队式赛” 拔高到中国信鸽运动的“转折点” ,还声称:“带动了世界” !给奖金过亿的承办单位鼓吹、打气,助推这种赛事。显然是将我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
         面对现实,值得本届中国信鸽协会反思。

     但蒋夏宁先生对此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实已丧失良知!

      除蒋先生公然有勇气否认邢小泉上台后给奖金过亿的承办单位鼓吹、打气,助推这种赛事,将我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外,他还指责笔者将“大众化与职业化对立起来”;并说什么“职业化是体育运动发展方向”。主张“走职业化发展方向的道路”。还鼓吹“合理避税”,并妄言专门请什么税务机关“专家讲解奖金问题”。
     蒋夏宁先生高论确实高、且高得实在离奇!
    首先,让我们破解邢小泉先生倡导的职业化?
    为此,有必要将《邢小泉在2016“中国杯”开创者颁奖晚会上的讲话》援引如下:
    中国信鸽运动在最近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有一个转折点,就是由百鸽园、开创者所创办的这种队式比赛,它改变了过去信鸽散养即一个人他既是信鸽的所有者,又是信鸽的饲养者,又是信鸽的训练者,又是信鸽竞赛的参与者,一个人多个角,随着信鸽运动的深入发展,逐渐在中国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首先从一个地区性的组织集鸽进行竞赛,变成有了公棚,经过20年的发展,又出现了新的事物——队式赛,这样比赛的形成,就出现了所有者和管理者分离,所有者和饲养者分离,大家都知道社会的进步是由于社会分工,那么现在信鸽界就出现了专职的所有者,专门的饲养者,专门的训练者。
     就像大家都知道世界职业篮球比赛,一个队十个人,但是有100个人做各项服务,中国的信鸽队式赛出来以后,就呈现了这种职业化的发展趋势。这种趋势可以说带动了世界,是世界领域的一个新兴事物,也是为在国际上逐渐衰落的信鸽点燃了一个新生制度。
     这里,实将参赛者一分为三:专职的所有者,专门的饲养者,专门的训练者!    (后两者为专职的所有者服务)
      请问:蒋先生所称的我国40多万信鸽会员能有专门的饲养者,专门的训练者吗?
     应当指出:邢小泉先生大概忘了:信鸽是体育总局规定的大众体育。信鸽系非奥运项目、信鸽比赛不是职业比赛!
      所谓大众体育、“社会体育”是为了娱乐身心,增强体质,防治疾病和培养体育后备人才,在社会上广泛开展的体育活动。包括职工体育、农民体育、社区体育、老年人体育、妇女体育、伤残人体育等。是为了娱乐身心,增强体质,防治疾病和培养体育后备人才的社会活动。
      在此,显然邢小泉先生将信鸽比赛与职业比赛混淆。
      现实情况也是:全国40多万信鸽协会会员是业余爱好信鸽比赛。信鸽协会会员中能以养鸽为主要收入养家的有几个?什么叫职业化?奥运项目中如足球、网球、体操等所列三十一个项目的运动员,才属职业化!而这些单项协会,也是职业协会。而信鸽是非奥运项目。从性质上与职业化无关。虽不排除其中有人因种种原因可以以养鸽为业。但这与足球、网球、体操等奥运项目职业运动员本质不同!
      因此,邢小泉先生将信鸽比赛这一大众体育与职业比赛混淆;并将所谓队式赛视为在国际上逐渐衰落的信鸽点燃了一个新生制度之见,确实错误。
     关于蒋夏宁先生鼓吹“合理避税”,并妄言专门请什么税务机关“专家讲解奖金问题” 也不值一驳。
因依法纳税是法律、法规规定,不存在什么避不避税。
     本届中国信鸽协会法律委员会主任陈志平(北京尊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在中鸽协官网上传的《陈志平律师谈“鸽友参赛如何规避法律风险”中说:公棚、信鸽俱乐部比赛规程不是格式合同;并称:信鸽比赛是竞技体育。这是不当的。
     依照法律规定:公棚、信鸽俱乐部比赛规程是以公棚、信鸽俱乐部为一方,不特定的参赛者为另一方的双方当事人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关系的协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格式合同。
    格式合同,又称格式条款、标准合同,附合合同,是指合同条款由一方当事人预先拟定,对方当事人只能全部接受或一概拒绝,不能就个别条款进行商洽的合同。根椐我国合同法格式条款制定的合同,就是格式合同。见笔者在2009年1月9日发表的《公棚竞赛章程是格式合同》一文。点击文末相关链接可见。
     而信鸽竞翔属社会体育非竞技体育早有定论。
     信鸽运动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开展的体育项目,属社会体育范畴,中国信鸽协会对此早有定论。《信鸽活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三条规定: 信鸽运动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开展的体育项目,属社会体育范畴。这是对信鸽运动的准确定性。
    笔者在公棚、信鸽俱乐部对所设奖金不依法纳税将受罚!(副题:——兼与中鸽协法律委员会主任陈志平商榷)一文中指出:
    长期以来,我国公棚、信鸽俱乐部举办信鸽比赛,其奖金未依法向税务机关缴纳个人所得税纳税!这是不正常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二条规定:(九)“偶然所得”,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
    参赛者获得奖金属“偶然所得”,负有纳税义务。而办赛单位负有代扣代缴法定义务。  
    公棚(包括信鸽俱乐部)往往在竞赛规程中规定:获奖鸽奖金由获奖鸽主自理。如贵州红枫小棚2020年第九届秋季竞赛规程规定:获奖鸽奖金和拍卖收入所产生的相关税费由获奖鸽主自理;贵州翠枫园赛鸽中心第十六届“翠枫园杯”2020年秋季 三关赛、精英赛规程规定:鸽友所获奖金如遇税费个人自理。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履行代扣、代缴税费。
    这是公棚、信鸽俱乐部的违法行为。因为,举办赛事的公棚、信鸽俱乐部与参赛者之间是民事行为。
    而履行代扣、代缴税费是征、纳税关系,是公棚、信鸽俱乐部法定义务。必须履行。这与比赛规程法律性质不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 第六十九条规定: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对扣缴义务人处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对获得奖金的参赛人员而言,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按规定对所获奖金额百分之二十追缴。如所获奖金为二万,则追缴税款为四千元。
    对办赛单位(扣缴义务人)可以处以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如所发奖金总额为五百万,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可据情处以二百五十万以上、一千五百万以内罚款。
    且补税后,还交滞纳金。晚一天是万分之五,全年合计百分之十八。
    如前所述,《信鸽活动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 凡举办以收取参赛费形式筹集奖金的信鸽比赛,其奖金支出比例不得低于收取参赛费总和的30%。
    因此,税务机关对代扣、代缴税费可据此确定对颁发总奖金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四条规定: 省级人民政府、国务院部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以上单位,以及外国组织、国际组织颁发的科学、教育、技术、文化、卫生、体育、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奖金免征个人所得税。
    因此,外国组织、国际组织颁发的奖金,可以免征个人所得税。
    但是,公棚、信鸽俱乐部自行举办的比赛,其颁发的奖金,不依法履行代扣、代缴税费是法定义务,有可能受罚、并且迟早会受罚!
    对此,希公棚、信鸽俱乐部注意。
    中国的市场经济体系已比较完善,针对公棚、信鸽俱乐部有诸多法律法规约束。公棚、信鸽俱乐部已成为一个较大的不容忽视的经济体。一些公棚、信鸽俱乐部罔顾法律法规与鸽友利益,带给社会不安定因素。公棚、信鸽俱乐部存在的问题,涉及的诸多部门,如工商、税务部门、甚至公安。协会有义务主动、及时告知。请他们了解并介入管理。从长远来看,要发动社会的力量齐抓共管,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但本届中鸽协却宣传“鸽友参赛如何规避法律风险” ,令人值得深思。
     为何本届中鸽协不就公棚、信鸽俱乐部举办的比赛,其颁发的奖金,不依法履行代扣、代缴税费的法定义务主动与工商、税务部门联系和告知、为何不请他们了解、介入管理?
      至于蒋夏宁先生言及的其他歪曲笔者论点、包括去年7月6日中信网遭封停(有中国信鸽信息网发布的《公告》为证)。蒋先生居然还有勇气说是“子虚乌有”。不值一驳。
       难道去年7月6日中信网遭封停不是客观事实吗?是中国信鸽信息网造谣,还是蒋夏宁先生撒谎?不是一目了然吗。
      事实胜于雄辩:蒋夏宁先生妄图否认本届中鸽协将我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实属欲盖弥彰。  

     

     另外,蒋先生文中称:“近日,在中国信鸽竞翔网看到一篇《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危矣!——答南方周末记者问》”。
     似乎是他最近才匆匆写《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但这是公开撒谎!未免有失君子之风。
      事实是:早在去年《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已在中国信鸽协会内部露面。系微信电脑版。今年元月3日竞翔网专栏作家群王伟克等也予转发。且至今尚在。
由此可见蒋先生人品…… 

  顺便说明:《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危矣!——答南方周末记者问》,不仅在竞翔网发表。也已发表在《中信网》、《赛鸽资讯网》、《中华信鸽网》、《新浪网》等有关专栏。且去年远在成都的《中鸽网》也转载。



       相关链接: 公棚竞赛章程是格式合同

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作家专栏 - 中国信鸽竞翔网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


新民周刊:揭开信鸽比赛乱象

新民周刊:揭开信鸽比赛乱象_半月谈网


独家专访:中鸽协秘书长杨树刚对话鸽友-中信网信鸽园地

独家专访:中鸽协秘书长杨树刚对话中信网鸽友-运动健身视频-搜狐视频 

邢小泉:信鸽职业化改革让信鸽大国变成信鸽强国--21

邢小泉:信鸽职业化改革让信鸽大国变成信鸽强国 - 新闻 -  中国职业...

 独家专访:中鸽协秘书长杨树刚对话中信网鸽友-运动健身视频-搜狐视频

 中鸽协正把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_日志_甘忠荣 - 赛鸽资讯网

 中国鸽界谁在推高比赛奖金-中国信鸽信息网

 红枫小棚:嘘……闭嘴,否则赛鸽危矣! - 贵州红枫赛鸽中心(小棚) - ...

职业化是伪命题 - 中华信鸽网:新闻资讯

2

中华信鸽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0(China Racing Pigeon)www.zhx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QQ:527574510 690793429

电话:0551-65301739 传真:0551-65301769 Email:0086@zhxg.net

ICP证B2-20060037号